那個揉了揉惺忪睡眼的午后,窗外一群玩鬧不休的鳥兒,正在一叢被陽光暖的發亮的綠葉中,飛著、跳著。是哪個季節的陽光,如此溫暖?

    騎著腳踏車上郵局去的下午,有一種令人不快的悶,在空氣中蔓延;太陽揮灑出來的熱氣,恣肆地,爆裂地炸開在頭上,釀成一串水珠沿眉角落下… …

    然後,我發現,夏天來了… …

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

    都說網路不真實,可是現實生活中,我們卻這麼依賴它來傳達一些幽微縹緲的情感。你在彼端用鍵盤輕輕抱怨著:(我今天練球好不順,play連輸了兩場。) 我笑了, 在螢幕的另一端, 想著你一臉喟歎的表情。(好事啊!磨練磨練!順便磨掉你有時候還真嚇人的自負)我輕快的敲著,一邊想著你的反應… …。一秒,兩秒,三秒,果其不然,一個無言的表情圖案出現在我的螢幕前,我大笑了起來!

     夏天的美麗、新鮮;夏天的熱情無比和精力充沛都是獨一無二的;而你,也是獨一無二的。

     (,記得我們怎麼認識的嗎?) 儘管我的MSN狀態顯示為離線, 你還是能準確知道我在不在電腦前, 如同現在, 你捎來了訊息。(怎麼了?今天好像特別多愁善感?) 我回覆了你,狀態仍是離線。(記不記的啊?) 你執意追問。(記得啊!怎麼可能忘?) 笑意又爬上我的嘴角,   笑的不知是你的固執還是我們相識的過程?

    我相信我們的相遇不是偶然,而是一種命定的安排,我們的個性不像,但是恰恰好的互補,總是在一方需要支持的時候,能伸出最重要的那隻手。但是,羽球,是我們共同的喜好… …

    (學妹,我們缺一個人,可以幫我們補一個人嗎?)你就這麼自然的出現在我眼前,一身的汗水在球場燈光的照耀下亮晶晶的閃著,襯著爽朗的笑容。

    (可是我打得不好耶!)我躊躇著。

    (學妹,不要謙虛啦!) 你堅決不容反對的把我拉進球場, 莫名其妙的成為你的雙打伙伴。

     比賽結果,我們輸了,輸得很慘,幾乎都是我的失分。你一臉沮喪和不解的坐在場邊,一副欲言又止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 (對不起,我說過我打得不好。)雖然我覺得我沒什麼錯,因為我本來就沒有要打的意思。你愣愣的看了我一會兒,然後開口:(你叫**?)(是啊!你怎麼知道?)我也愣住了,然後靈光乍現,然後我完全不顧形象的在場邊指著他大笑了起來,他還是一臉不解。

     (我是一年級的**,不是二年級那個羽球很強的**。)我邊忍著笑一邊努力擠出這句話。(我聽你同學叫你**… …)他話還沒說完,我們就再也忍不住的一起笑了起來。

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

    有時候我會不斷問自己為什麼那麼喜歡跟你聊天,我們已經熟到可以猜出另外一人的想法不是嗎?在網路上不就為那份撲朔迷離而美麗?就像我永遠不懂你隱約的多愁善感,即便你捎來的文字如此平凡。

(也許吧,我認真思考的時候會覺得自己的內心有很悲觀的一面,就像夏天也不存粹是一個充滿希望的季節,它也有它專屬的憂傷,不是嗎?)這是你給我的答覆。

 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

     我身邊的朋友都不只一次問過我,我和你之間的關係有沒有可能發展?我總是笑著搖頭。不是為了什麼,只是不需要。我看過一篇文章,標題是<還沒男女朋友的人別傷心>,裡面有一段是這樣的:我認識一種男生/女生,和我有著特殊的默契,我深深欣賞著他/,但是我捨不得和他成為男女朋友,因為我怕從此兩人之間瀟灑不再,捨不得分開,只因為怕相思之苦;苦苦守著電話,只想聽對方的聲音,我怕這種羈絆會使我們的感情變質,所以不願成為男女朋友。

     我想,我和你之間雖然沒有感情匱乏的問題,但是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如同文章裡一般吧!? 這樣就夠了!

        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

   (,你有沒有發現我們之間值得紀念的事都在夏天?)消失兩個月後,你重新出現。(真的?)(我們認識;我畢業後重新連絡;你考上大學;騎單車環島;我們第二次配雙打都在夏天發生的事耶!)劈哩啪啦,你丟了一串字過來,伴隨著一段回憶。(真的耶!)我說。

    一直不覺得夏天有什麼特別的我,第一次覺得夏天真是值得紀念。

         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

    (這禮拜六有沒有空?)禮拜四深夜,你敲著鍵盤問我。(應該沒事吧!禮拜五應該可以處理好這裡禮拜的功課了。要做什麼?)我問。

(我禮拜六早上有比賽喔!來幫我加油吧!)你說。對著螢幕,我感到詫異。你從來不邀我看你比賽,你說你喜歡平常心面對,我去也好不去也好,不必特別在意。(比賽跟練球一樣輕鬆啊!)你如是說。說到羽球你總有一股隱約的自負,讓我忍不住吐槽。

    (好啊!可是你不是很隨性的嗎?)我不解。(來就是了!別問那麼多!)

         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

    禮拜六早上我搭了早車去比賽地點,從工作人員貼的大看板上找尋你所屬的隊伍。

    (**!這裡!)

   我回頭,看你興奮地站在場中揮舞著球拍向我招手。我也笑了,被你莫名的喜悅感染。

   (你就坐場邊喔!我十點比,要幫我喊加油喔!)你笑著向我眨眨眼,依舊是襯著爽朗的笑弧。我沒答話,只是微笑。

    比賽很快就開始了,我看你靈活的在場中躍動,跨步,轉拍,    跳˙殺… …。我沒有喊加油,可是內心激動的拼命嘶吼吶喊著。

    你的眼神好專注,不容一點侵擾,我終於明白,我有沒有喊是無關緊要的,因為場上的你,眼裡只有球;耳中只有球破空而過的呼嘯,所有的一切的一切外物都沒有辦法干擾你,我來不來加油又有什麼關係呢?

          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

     比賽結束,你輸了!輸給對方一位國手培訓選手,你走到我身邊坐下,笑著問我: (有喊嗎?) 我也笑,搖搖頭。 (哎呀!真是不夠朋友!)你用食指和中指敲了我的頭,笑容一直掛著。不知怎麼地我在笑容裡第一次看見落寞的陰影一閃而過。(輸了很難過?對方是國手級的啊!輸了也是正常的!) 我試著找尋可以安慰你的隻字片語,但一句簡單的話卻在嘴邊,結巴。

     你沒說話忽然轉頭看了我好一會兒,輕輕說道: (輸了不重要,這是我最後一次比賽了!)

     !有什麼東西無預警的在我腦海深處炸了開來,連心臟都感受到了震動。(你說什麼?最後一次是什麼意思?)我轉頭,固執地對上你的雙眼。

     (記得我消失了兩個月嗎?我在準備申請到H大見習的東西,上裡拜接到錄取信函了!大概下禮拜動身吧!)你看著我,說得很平靜。

      我沒有說話,仍舊看著你。你的異常行為有了合理的解釋,,要離開了!

      我深吸了一口氣,抿了抿嘴,我知道你在等我的回答。

      (你不希望我送你,對不對?你怕我哭,所以要我來看球賽… …)我沒把話說完,但是我看見你又重新笑了。(當作送別!)你把我的話接下去說完。

      (所以,… …)我們兩人同時開口。我笑了笑,做了個的手示。(記得我說過的嗎?我們之間值得紀念的日子都在夏天喔!所以,明年夏天,我就回來了!會等我吧?)你調皮的加重了最後一句話的口氣,我狠狠的敲了你的頭,我們又笑了,然後擁抱!沒有刻意的感情,只是單純的靈魂對靈魂的擁抱!

         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     **********

     我站在郵局門口,瞇著眼睛望著灼灼的豔陽,夏天,真的來了!

     夏天的美麗、新鮮;夏天的熱情無比和精力充沛都是獨一無二的;而你,也是獨一無二的。

    我知道,你將回來!

 

 

 

無料カウンター

jo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